望水观月_久教徒💛💚💙

透明写手。

/比起涨粉,更爱评论。

/吃all主角,很杂食基本没洁癖。

/但是坚持不吃主角左,请别安利。

/没有绑定cp的单身狗

/但白起是我老公。

/推荐狂魔,墙头很多,不是好人,慎粉

/文章禁止转载 除非我同意



/台湾人

/画绑是 @陌染

/喜欢的角色一个个都是小天使

/头象是 @虫歯 老师画的

/最后偷偷表白 @佳佳兒

/佳佳真的超级可爱的!你们快去赞美她!

【all金】深夜接龙第一弹

我擅长结尾发刀【RUA!.jpg】

幻悠银影:

感谢 @望水观月  @秋暮南  @文科生會計要狗命 的参与
顺序是 老鹅→幻悠→望月→暮南
1.“怎么办啊,凯莉。”金发的少年低着头双手捂着脑袋,宛如生意失败一样的丧气。


凯莉搅了搅杯子中的珍珠看着他有些奇怪的问道“什么怎么办?”


金叹气道“我的秘密被我的舍友发现了。”


“你不是人类的秘密?”凯莉喝了一口奶茶继续说道“你的舍友好像有雷狮、嘉德罗斯、安迷修。感觉哪一个都不好惹的样子。”


“对呀!啊!我昨天就不应该有侥幸心理,把耳朵露出来的。”金越想越头痛,说着雷狮出现在金的身后靠在他耳边说道“你说什么耳朵啊,小鬼。”
2.“啊!”金一下子跳了起来。
“小鬼,你怕什么。”雷狮笑着看向金。金因为昨天那件事一直不敢直视雷狮。
“小鬼,昨天你那个耳朵。真的存在吗?”
雷狮一把把金拉进自己的怀里,嘴贴着金的耳垂。
金用求助的眼神看着凯莉。
凯莉接收了他的信号,决定帮助金来打圆场。
“那个是因为金昨天跟我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所以我让他带上了猫耳。”
3.“大冒险?尾巴也是?”说着雷狮将手伸向金的尾椎处,“我记得是在这吧?”隔着皮革牛仔裤按压那里,昨天雷狮可是看的一清二楚,耳朵就算了,昨天他进宿舍时金那一晃一晃的尾巴,他可不觉得那是假的。
4.被按到了敏感部位的金浑身一颤,再一次求助的看向了凯莉。
“啊,那是电动的。”再次成功接受了金的求助信号的凯莉开口救助。
“既然这样,为什么金你不自己开口说呢。为什么要一直看向凯莉呢,嗯?”低沉的声音在金的耳旁爆炸开,雷狮的手从金的尾椎处慢慢的往上按压着。
金猛地从雷狮身边跳开了,脸上红彤彤的,“雷,雷狮!你说话就好好说!不要动手动脚!
1.看着脸红的金,忍不住继续逗弄他说道“小鬼,你怎么脸红了,难不成....”双手环住他的腰防止他逃跑,靠在他耳边说道“小猫咪的秘密被我说中了?”话毕还往他的耳边吹了一口气。


金被吓到浑身一抖,奋力的挣扎着,发现并没有什么用,对方的手就好像把他锁死在怀里一样“等等,雷哥....你要不要先放开我啊。”
2.“哎呦,雷哥这个称呼不错,但我更希望你可以叫我爸爸”
雷狮在金的后劲处咬了一口,金立马化成了一滩水。
“别说爸爸了,叫爷爷都行,求你放开我吧。”
此时的凯莉早已躲到远处,开始拍视频了
3.金这么好玩的反应,雷狮当然不会轻易放开他,依旧不顾他意愿的不停的抚摸着金,尤其是那双被皮革所包裹的双腿,在雷狮眼里与赤裸裸的诱惑并没有什么差别。


“恶党!快给我住手!”
4.“你想对金做什么!”安迷修上前一把抓住了金,把他拉离了雷狮。并成功的和雷狮吵了起来。
另一边,凯莉输好标题了,《点我在线观看雷狮安迷修为一金发男孩打架》。
然后嘉德罗斯和格瑞发了两条弹幕,都是让凯莉看着金,别让雷狮安迷修误伤到金。
嘉德罗斯和格瑞还有一分钟到达战场。
1.雷狮摊了摊手说道“啧,烦人的来了。”


“安哥!救星来了!”金惊喜的看着抱住了安迷修,如果此时金的尾巴和耳朵在的话,可以很明显的看到他的尾巴在喜悦的摇晃着。


“喂!渣渣,你抱着那个虫子干嘛?”嘉德罗斯粗鲁的把金拉进他的怀里,摸了摸金的尾椎骨的位置。


“等等!啊!嘉德罗斯别摸那!”金身子开始颤抖了起来。
2.“原来那天看到的真的不是幻觉啊。这个怎么说来着?敏感点是吧。”
金现在的视角看嘉德罗斯仿佛在看一个恶魔。
“到底有谁能来救我啊!”
“金!”
此时,一把绿色的菜刀飞了过来。嘉德罗斯立马闪开。金就趁着这个机会连忙扑向了格瑞。不知怎么的,金似乎感觉现在的自己比平常更想靠近格瑞。
虽然金自己没有感觉,但旁边的人都闻到了格瑞身上散发着很浓的猫薄荷的气息
3.“金,过来。”一靠近格瑞,金感觉整个人都开始发晕,像踩在棉花上,双腿都开始无法走直线了。


金醉了。


整个人趴在格瑞身上,金开始胡言乱语了起来,“白芦荟啊白芦荟,你长得真像格瑞~” “昨天想吃菠萝~去买了才发现~是罗斯!” “我有小种马~我从来也不骑~” 看,金已经醉到开始唱歌了。


(这里开始暮南因为母上大人,所以要睡觉了。墓南退出接龙)


1.格瑞扶着他的腰,防止他往下滑问道“金,还知道我是谁吗?”


“嗯?你是...嗝瑞!”金眼神迷离,脸颊泛红口齿不清的说道。


“对,是我。”说完低头吻住了金的唇。一众人看呆了,凯莉疯狂按下手机快门键。
2.嘉德罗斯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连忙拽开了金。
“喂!渣渣!你还知道我是谁吗?”
金看着嘉德罗斯呆呆的笑了笑
“知道啊,你不就是那个黄毛自大狂吗,天天拿个路障挥来挥去的。”
嘉德罗斯的脸黑了。
雷狮在旁边噗嗤的笑了出来。金看着雷狮在那边笑莫名有些不爽。醉醺醺的走到雷狮面前
“还有你!笑什么笑。你还不是天天穿这一个童装。还满嘴骚话。”
3.被嘲笑穿衣品味的雷狮也没生气,反而笑的看上去更危险了。


“童装…噗…雷狮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安迷修毫不留情的笑了出来,丝毫没有考虑炮火可能等等就会打到自己身上。


果然下一秒几个人就开始吵起架来了,整个店的视线都向这集中了过来,在4人吵架时,金趁乱离开了战场,待在一旁看着他们,眼里哪有一点醉意。


“这样就好了嘛?”低沉的男嗓在金的耳边低语,“这样就好,只要他们这样好好活着就足够了。”和过往阳光的形象不同,金嘴角勾着温柔的笑。


“他们活着就好,就算忘了我也没关系。”

评论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