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水观月_久教徒💛💚💙

透明写手。

/比起涨粉,更爱评论。

/吃all主角,很杂食基本没洁癖。

/但是坚持不吃主角左,请别安利。

/没有绑定cp的单身狗

/但白起是我老公。

/推荐狂魔,墙头很多,不是好人,慎粉

/文章禁止转载 除非我同意



/台湾人

/画绑是 @陌染

/喜欢的角色一个个都是小天使

/头象是 @虫歯 老师画的

/最后偷偷表白 @佳佳兒

/佳佳真的超级可爱的!你们快去赞美她!

【安金】汪骑士与小王子·番外

是安哥生贺文《汪骑士与小王子》后续

前文走这→点我

雷安是纯友情

可以我们go↓



“安迷修!!”被撞倒的金回头看向安迷修,只见陪伴着自己成长的爱犬此时正躺在地上,血也不停的往外流。


“安迷修你没事吧!”金不敢乱动安迷修,怕会加重他的伤,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撞他们的车辆现在已经消失不见了,平时上学的街道现在却一个人也没有,金找不到人求助,只能看着安迷修的血流出,气息也越来越虚弱了。


“安迷修…呜呜呜你不要死掉…我不想要看到你死掉!”金不过是个10岁的孩子,此时的他并没有救安迷修的能力,最后他只能抱着安迷修的尸体在路边哭,直到学校老师没看见金来上学而通知家长后,才被出来的秋给找到。


他们给安迷修办了一场小小的葬礼,在家里的庭园埋葬了安迷修,而被救了的金,则亲自做了一块墓碑给安迷修,他做失败了好几次,直到没材料了才从成品中挑了个最好看的。


于是在金10岁,这个从小守护着他的汪骑士,最终也为了守护他而死去,享年11岁。


————
“哇!哇!”在安迷修死去的五年后,金上了初中,此时正与往常相同走在上学路上,不过金已经再也不闯红灯了,而这个平常的早晨,却因婴儿的哭啼声而发生了变化。


金循着哭声找到了一个被丢弃的弃婴,在当初安迷修死去的那个路口找到的。婴儿的头毛已经长出来一点了,跟安迷修一样是棕色的,金抱起了婴儿,正想哄婴儿的时候,他却不哭了。


婴儿眼睛睁得大大的,紧紧的看着金,好像在说你别走,你走了我就继续哭的样子。“跟安迷修一样是碧绿色的眼睛呢。”在这个地方,这个时候,这个样子,实在是很难让金不去想安迷修。


“嗯?有项链?”婴儿的脖子上被戴上项链,大概是写婴儿的名字吧?翻过来一看,金哭了出来。


上头写着,安迷修。


将婴儿小心奕奕的抱在怀中,金连上课都不想顾了,直直的往家的方向跑。“姐姐!”金的爸爸在将秋金两人拉拔长大至可以自我照顾后,便离开了自己土生土长的国家,带着妻子的照片,决心让爱人看看生前没来得及看的美景,因此家中此时也只有秋金两人住。


“金?怎么回来了,什么东西忘了吗?”距离金的上学时间剩不到20分钟了,秋很担心金会迟到。却没想到金不是像往常糊涂的丢三落四,而是抱了个孩子回来。“金?!这个孩子?”秋注意到了宝贝弟弟满脸泪痕,只是此时她无法分心安慰他,因为金怀中不知从哪来的婴儿才是现在的重点。


“姐姐…是安迷修,他回來了。”双眼已经哭红了,只不过眼泪终于没有再往外掉,金将项链递给秋看,确实是安迷修,一字不差。“除了这个项链之外,还有什么可以证明这个孩子的东西吗?”让秋给提醒了一下,金这才想起来除了安迷修,装安迷修的纸箱内确实还有其他东西,只不过刚刚被他一个激动给忘在那儿了。“姐姐我去把它拿回来!”让秋抱好安迷修,金转头跑了回去,金的速度非常快,来回没花几分钟。


纸箱内部的东西其实也不多,一些基本的婴儿用品和一封信就是全部了,秋拆开信,里面的内容少的可怜,只说明这孩子叫安迷修,是生母乱性而来的孩子,生母连打掉他的钱都没有,更别说养了,生父根本不知道是谁,生母也并不想找,少的可怜的母性只能让她为安迷修祈祷能找到一个好的抚养者,毕竟不是因爱而诞生的孩子,她生下他并买了婴儿用品已经花了她不少钱,顶多最后再多给安迷修一条毯子。


“姐姐我们领养他吧!”安迷修的死如同在金的心中植下了一个癌细胞,在他毫无察觉之间蔓延扩散,而安迷修重新的出现是将之引燃的导火线,给金带来无可比拟的冲击。金的身份还无法领养安迷修,但是秋符合标准,安迷修成了挂在秋名下的养子。


————
“金哥哥,我今天还想听骑士的故事!”转眼过去安迷修已经5岁了,正是黏人的年纪。此时他正缠着金要睡前故事。20岁的金身高又往上长了不少,虽然身子依然纤瘦,却已经没当年那么娇小了。


小小的安迷修坐在金的腹部,整个人趴在金的胸膛上,他很喜欢温柔的金,连小马毯子都要排在第二。安迷修听着金用已经脱离变声期的清亮嗓音,诉说着骑士的忠贞,一个想法从脑中闪过,驱散了浅浅的睡意。“金哥哥当王子吧!这样安迷修能当专门保护安哥哥的骑士了!”


稚嫩的唇吐露出最纯真的愿望,祖母绿的双眸比任何宝石都要耀眼。“哈哈,那以后哥哥就交给安迷修保护啦!”摸了摸安迷修的头,金伸手将床头的灯给关掉,毕竟已经很晚了,该是小安迷修睡觉的时间了。


孩子的成长总是快速的,扎眼间安迷修都已经初中了,穿着可爱的围裙,金为安迷修与自己准备着早饭,秋最近因为工作的关系忙的回不了家,因此最近都是金在做饭。


“金,我出门了。”拿着金为他做的便当,安迷修抱了他一下,金则亲了下安迷修脸颊,这是从小便养成的习惯,要是哪天金没有亲安迷修的脸颊,或是安迷修没有主动拥抱金,他们大概都会失落一整天。


安迷修离开了,金也开始了他忙碌的一天,先是最基本的洗碗扫地拖地,今天还必须洗衣服和擦拭柜子。这些家事金做的顺手,不到一个小时就做完了。“好!现在就差擦柜子了。”金家中的柜子不多,却个个都很高,“唔!”吃力的擦着书柜的最高层,突然头顶一疼,一本书掉下来砸到了金的头顶。


“什么啊?”揉了揉头顶,金捡起了使他疼痛的始作俑者,“……相册?”靠着书柜坐下,金翻开了那些陈年回忆。一页页的翻过,突然,金停下了手中翻页的动作,照片中的男孩抱著一只柴犬,睡的香甜,柴犬乖乖地被抱着,却没睡着,反而神色认真的守着男孩,如同最衷心的骑士守护他的挚爱那般。


金已经很久没有看这些相片了,曾经的他认为自己能放下了安迷修的死,却有意无意的逃避着回忆过去,直到15年前捡到安迷修,他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放下。但是现在,他终于再次翻开过往的回忆,看看已经有点模糊的爱犬的模样。


“哈哈哈,曾经还发生过这样的事呢。”他甚至想起曾经,姐姐让他打扫安迷修换毛期所落的满地狗毛,小小的他辛苦的用小扫把扫干净后,才发现安迷修一直跟着他,原先扫干净的地方又是一地的毛,气的他好几天没理安迷修。


等书柜上所有的相簿都被金翻了个遍,他才从回忆中抽身,“啊!我的衣服还没晒!”突然想起自己正事还没做完的金急忙赶向洗衣机,而书柜旁以金刚刚坐的位子为中心,周遭堆满了相册。


————
安迷修在学校相当受欢迎,不管是在老师或学生之间都是。安迷修身为学生会会长,在校成绩优秀,学习认真,态度谦虚有礼,当然讨老师喜欢。在学生之间,安迷修长的帅,个性温柔,遇到有困难的同学也会极尽自己所能的帮助他人,几乎能说是完全没有缺点(除了三句不离骑士道与严重兄控以外)。


“雷狮我觉得我今天又比昨天更爱金一点了。”雷狮,安迷修的同班同学,跟安迷修原先是互找麻烦的关系,后来不打不相识,变成了损友,此时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抱着便当,哭的一脸幸福的安迷修,认真的怀疑起自己当年怎么会和这个智障兄控较劲,“你每天都这么说。”嘴中叼着喝光的酸奶,雷狮翘着二郎腿给了安迷修一个大大的白眼。


“喂,安迷修,你那么喜欢你哥,该不会想着他撸过吧?”说出这样下流的话语,雷狮打趣地笑着,他当然知道安迷修不会,不过安迷修爆气的样子他觉得很有趣,因此常常说这样的话刺激他。果不其然,安迷修瞬间便满脸涨红,气的想跟雷狮打上一架。“在下才不会做这么玷污王子殿下的事情!!”看,连旧称都跑出来了,果然气的不清。


当天下午雷狮跟安迷修双双去了医护室。


而雷狮无心的一句话,却是在安迷修不注意时,在他的心中埋下了一颗种子。


————

车走这

“金!”安迷修是被惊醒的,梦中的他粗鲁的索求着金,甚至不顾金的反抗。拉开棉被,裤子已经被他弄脏了,好在没有染到被单上,安迷修很不知所措,满满的愧疚充斥了他的思绪,毕竟是青春期的少年,这些事情他还是懂的,却没想过自己意淫的对象,会是金,他这生最想细心呵护的人。


心思重重的洗了裤子,安迷修无法正视金,一但看着金,他便会想到梦中,金那张被汗水和泪水染湿的侧脸,他今天没有主动拥抱金,接过便当就匆匆出门了。金他还在为今天缺少的拥抱而难过,完全没想到昨晚在梦中,他被安迷修欺负的多么惨。


安迷修的第一节课上的魂不守舍,还被老师关心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下课钟声一响,安迷修抓着雷狮就往校舍屋顶冲,“安迷修你这家伙在发什么疯?!”一到屋顶,雷狮甩开了安迷修的手,要知道他正准备补眠!


“雷狮,我做春梦了。”雷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就为了这破事拉我出…” “对象是金。”雷狮还没说完就被安迷修给打断,如果说安迷修做春梦能让雷狮嗤笑,那么安迷修做关于金的春梦,那确实能让他稍微吃惊,安迷修这种完全听不得有人说金一句坏话的重度兄控,对他来说这件事无疑是玷污了自己的哥哥。


安迷修也是真的慌了,他需要有人来跟他讨论一下这件事,而在他认识的人之中,雷狮对这些事最为了解。雷狮听了梦的内容,简直有点气的想笑,“安迷修你就是喜欢上你哥哥了。”废话,谁会把哥哥当作性幻想对象?这家伙竟然还认为这是亲情,雷狮就没见过这么木头脑子的人!


难得好心的当回知心哥哥,他们翘了整个上午的课,雷狮才说服安迷修喜欢上了金的这件事。而终于明瞭自身心意的安迷修,紧张的站在自家门口却不敢进去,毕竟他这才想起来今天匆匆出门没有给金一个拥抱。挣扎许久,安迷修还是认命的打开了家中的大门。


“金,我回来了!”安迷修在厨房找到金,他正在忙碌的准备着晚餐,“你回来啦!今天吃咖喱汤配你爱吃的面包喔!”金回头对安迷修笑了一下。把书包放在椅子上,安迷修走过去从背后环抱住金,虽然才初中,但安迷修已经比金高了,稍微低下头,安迷修在金的颈窝处蹭了蹭,“金哥哥。”这可真是难得,安迷修已经很久没叫他金哥哥了。


“怎么突然撒娇起来了?”揉了揉对方的棕发,金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金哥哥,我喜欢你。”噗哧的笑了一声,金转过身回抱住难得撒娇的弟弟。“我也喜欢你啊。”安迷修抱得更紧了,“哥哥我喜欢你,喜欢…金,我爱你。”用变声期独有的沙哑声,在金的耳旁说着深情的告白,跟撒娇不同,让金有点脸红,“好了,撒娇撒够了,我还要做饭。”在安迷修的肩上推了推,想让他松手,安迷修却没有像往常那样听话。


“金,你以后会离开这个家吧?”安迷修的声音上去有些委屈的说,突然冒出来的话让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啊?”抬起头,安迷修直视着金,这个自己的扶养者与…挚爱。“金之后是不是也会交个女朋友,然后结婚,就离开这个家了?”两人的脸靠的很近,似乎只要一个低头就能亲上。


“金,我爱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金不知道安迷修为什么会突然说这些,但现在最重要的,是安抚这个一脸快哭出来的弟弟。“安迷修可是我最重要的人,我怎么可能会丢下……!”安迷修没让金说完,他给了金一个深吻。


原本还有些抗拒的,但此时的金已经被亲的软了腰,等安迷修终于结束这个吻,金只能靠着安迷修喘息,“我对金,是这样子的喜欢啊。”金的脸颊嘲笑,看来安迷修要攻略下自己的扶养者,并不会太困难呢。


———END———

大家安金日快乐

评论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