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水观月_久教徒💛💚💙

透明写手。

/比起涨粉,更爱评论。

/吃all主角,很杂食基本没洁癖。

/但是坚持不吃主角左,请别安利。

/没有绑定cp的单身狗

/但白起是我老公。

/推荐狂魔,墙头很多,不是好人,慎粉

/文章禁止转载 除非我同意



/台湾人

/画绑是 @陌染

/喜欢的角色一个个都是小天使

/头象是 @虫歯 老师画的

/最后偷偷表白 @佳佳兒

/佳佳真的超级可爱的!你们快去赞美她!

【轰出】My Angel.

*知名音乐家轰x天使出




修长的手指拨动琴弦,平和的乐曲回旋于演奏者身侧,阳光透过大片的落地窗照进房内宛如金粉洒落,弹奏者闭着双眼,将自己全身投入音乐之中。随着演奏的推进,曲子逐渐攀上高峰,却在即将登顶之际,演奏者停下了手,双手无力的垂放于膝上,男人将视线投向窗外,眼中的疲惫与无力显而易见。


不管他怎么努力,都无法演奏出他想要的感觉,原本应该是能沉淀人心,使人心情放松的曲子,在他听来却是那么的令人烦躁。


『叮铃铃!叮铃铃!』最朴素的手机提醒声响起,发来讯息的人是男人的旧友八百万百,讯息内容简介而直白,说的是自己身上有一张音乐会的门票,但突然的紧急工作让她无法在周末享受这个悠闲的音乐会,并问男人有没有意愿接手这张门票。


想了想,男人打了个『好』字回去。



————

“轰君!”八百万百快步的走向了轰,两人在毕业之后就因为各自的工作而鲜少相见,今天因为门票而难得相聚,八百万却因为等会手术需要主刀,八百万只能匆匆将门票交给轰后离开。


距离下午的还有2、3个小时,轰随意的走在街上来打发这空閑的3小时。虽说是闲逛,却也没什么商店能让轰停足,正当轰思考着是否该找间咖啡厅休息时,一点歌声飘进他的耳中,声音并不大,要是不专心就根本听不到,但却这么吸引了轰的注意,随着歌声的方向走,他找到了那个演奏者。


那个人抱着一把吉他,轻声哼唱着异国的歌曲,少年面上带着浅浅的笑,歌声干净而温柔,轰站在那位少年面前听着歌,恍惚之间,他想起了母亲在他耳旁唱的安眠曲。


轰不知道自己究竟在那站了多久,等到少年都开始收拾起了自己的演奏用具,轰才反应过来天已经黑了。


“那个……您已经在这站了一整天了,没事吧?”碧绿的双眸与轰的异色瞳对视,担心的情绪毫不保留的从双眼中流露而出。为什么呢?明明他们不过是第一次见面,明明他们之间说过的不过一句话,轰因为创作不顺而烦躁的心,就这么被抚慰了。像阳光穿透乌云,带走了风雨,让波涛汹涌的海面回归平静一般。


“我没事。”轰放柔了声,虽然面上依旧平淡,却是要比平日来的温柔了许多。“你…那个……明天还会来吗?”尽管还抓不太到感觉,但是轰有预感,这个看上去平凡且不出众的少年,将会是他能否顺利创作的关键。“我每天都会来。”点了点头,少年的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像清晨春雨过后的朝阳,温暖、干净而不刺眼。



————

夜晚的街,奢华而糜烂,居酒屋的灯一一亮起,带着一身疲惫下班的上班族们,三五好友的相约去喝酒,纾解一天的压力。轰一个人走在这灯红酒绿的街,思绪却是还停在离开前,少年嘴角那一抹浅浅的笑意,直到手机的提醒铃声响起,才将轰的思绪从其中拉回,发来的讯息的依旧是他的旧友──八百万百。


『轰君,今天的表演如何?满意吗?』问他今天的「表演」满不满意?当然满意,今天简直是最近这段时间以来,过的最满意的一天了。『嗯。我很满意。』大概是评价高的超乎想象,传讯另一头的八百万露出了讶异的表情。『是这样吗?轰君满意就好。』简短的对话就在八百万传完这句话后结束。


在这之后的每天,轰都会准时的去到少年表演的地方听对方演奏,并坚持要到人家都收完乐器后才离开,这么一来二去,少年与轰之间也逐渐开始熟悉,他们开始会在少年开始表演前闲聊,轰也终于知道那个少年的名字──绿谷出久。


“早安,轰君。今天也很早呢!”轰双手抱胸,靠在绿谷平日演奏的地方的边上,听到绿谷的声音,才结束闭目养神的动作。“绿谷。”看着绿谷放下他身后的吉他,轰走上前去,“绿谷,我有一首歌想让你听听看,可以吗?”此时绿谷正蹲着去解开放吉他的包,听轰这么说,绿谷抬起头仰望比他高了许多的轰。“可以喔。需要借你吉他吗?” “不用。”


每次听绿谷演奏,轰都会对该怎么谱出曲子的后续有些新的想法,但是最近,就在他只差一个章节就能将曲子完成的现在,他却怎么样都写不下那结束的音符。在思索了整个晚上,轰还是决定将自己尚未完成的曲子给绿谷听听看,就像最初那样,他的直觉这次依旧告诉他,绿谷出久这个少年,或许会给他一些关键性的建言。


将耳机的一边递给绿谷,轰则戴上了另一边,从耳机那传来的曲子,是轰录了十多次后,最满意的版本。最初的音符很轻,一点一点的。但渐渐的,曲调开始变快变的活泼。曲子变得越来越快、越来越重,就在那么一个高峰,它缓慢了下来……。


曲子到这便嘎然而止,摘下耳机,绿谷回味着刚才所听的一切,“很好听,但为什么到最后便停下了呢?”因为刚才耳机的关系,此时两个人坐的贴近,绿谷碧色的眸子直直望着轰,想从轰那得到问题的答案,“这首曲子…我还没完成。”犹豫了一下,轰还是老实的说出这是自己的未完成作,“不管怎么想,我就是想不出接下去的旋律,所以我才带着他来找你,绿谷。”听出了轰所想表达的意思,绿谷拿起了吉他,开始了他今天的演奏。


『少年的时候谁没傻过?谁没闯过?』

绿谷的歌声依旧干净温柔,但这次不是唱平时所哼的异国歌曲。

『青涩的年纪像果酒,味道淡而香甜。』

『成年的时候什么哭过?谁没想家过?』

『社会的挫折像烈酒入喉,辣的爽快。』

『现在孩子大了,我也老了,酒也在时间的沉淀中变得不辣。』

『它开始回甘,如我将相簿翻开。』


轰从绿谷的歌声之中,听出了少年的青涩、中年的活跃、与老年的沉淀,明明声调他都没怎么改变,感情却能从其中漫溢而出。突然,轰大概知道自己最后一段该怎么谱了。


脑中的曲调逐渐变得清晰,见轰陷入了沉思,绿谷开口打断了轰的思考。“轰君,我下次表演大概是下个礼拜,那次大概…就是我的最后一次表演了,你愿意来吗?”刚刚因为曲子有了新进度的感到欣喜的心,一瞬间冷了下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绿谷苦笑了一下,“家乡发生了一些事,所以不得不回去一趟了。这之后应该很长时间都不会回来这个城市……。”


轰咬了咬下唇,“下次的表演我一定会准时到,但同时我也希望绿谷你能答应我一个邀请。”顿了一下,轰接着说 “我希望等你表演完,也可以来我的音乐房听我演奏。”


刷了下吉他,绿谷微笑着点头答应。


一周的时间过的飞快,轰果然如期而至,在绿谷表演前就在那等着绿谷的到来。而绿谷也如约定那样,随着轰来到了他的音乐工作室。


“请进,不用脱鞋也没关系。”轰的音乐工作室摆放了许多的乐器、录音设备与调音设备,东西虽然多却不杂乱,一切都很整齐有序。一进门轰便向他的竖琴直径走去,拉了张椅子给绿谷,轰很快便开始了自己的弹奏。


前面都与上次相仿,但上次嘎然而止的地方,这次却接了下去,音符重却不会难以负担,像酒过三巡后的那杯醒酒茶,味道浓厚,将饮酒人的思绪拉回现实,同时也让饮酒人高昂的情绪稳定下来。稳定过后再去回味之前的高昂,才觉得那特别的美好。


一曲毕,一颗汗珠从轰的额上滑至下巴,轰却无暇顾及那颗汗珠。“绿谷,如何?”此时的绿谷是站着的,他的一只手搭在轰的手上,并温柔的看着轰,“轰君果然很厉害呢。”绿谷的身躯开始散发淡淡的光芒,也渐渐变得透明,“但是最后的那个小节,还是删掉会令人更回味无穷喔!”


在轰的额上留下一吻,最后的光芒散尽,绿谷消失在了轰的面前。



————

新天历108年


自回到天界也已经54年,大音乐天使绿谷出久,依旧时不时还会回忆起自己在人间游历的那段回忆。“不知道轰君现在过的如何呢?”握紧了自己手中的长笛,绿谷吹起了轰最后给自己演奏的乐曲。但今天吹到一半,就被迫打断了。


“绿谷大人,今天难得有新生的音乐天使上来天界了。”说话的是他的心腹,并且带来一个喜讯。音乐天使在天界中的战斗力仅次于战斗天使,却很稀少。


“带他过来见我,我们也已经好久没有迎来新的同族了。”绿谷低头把玩手中的笛子,却在新生音乐天使叫出他的名字时猛的抬头。


“绿谷。”那是他怀念了54年的声音。


是轰。




———END———

出久中间唱的歌的歌词纯属我瞎掰,不要相信。
只差4分钟就要过1009了,真是好险!(但还是没赶上

依旧祝大家轰出日快乐喔!!!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