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水观月_久教徒💛💚💙

透明写手。

/比起涨粉,更爱评论。

/吃all主角,很杂食基本没洁癖。

/但是坚持不吃主角左,请别安利。

/没有绑定cp的单身狗

/但白起是我老公。

/推荐狂魔,墙头很多,不是好人,慎粉

/文章禁止转载 除非我同意



/台湾人

/画绑是 @陌染

/喜欢的角色一个个都是小天使

/头象是 @虫歯 老师画的

/最后偷偷表白 @佳佳兒

/佳佳真的超级可爱的!你们快去赞美她!

【all金】kiss四格

前情提要 跟凯莉打赌输了的金,必须在四个人毫无防备并且不知情的情况下,偷亲到四个人。



第一吻 额头(祝福/友情)

跟凯莉打赌输了的金,开始寻找起了要亲的第一个猎物。


“格瑞!!!”向着发小的位子扑去,一如既往的被挡了下来。但金并没有退开,反而一把抱住了格瑞的手臂。


“格瑞你背我一下!”面对一个既突然又莫名的要求,格瑞并不想的答应,他最擅长拒绝别人的要求了!


“欸…笨蛋上来。”嗯…他最擅长拒绝别人的要求了,前提是那个人不是金。格瑞的肩膀宽了金不少,练重剑的双臂稳稳的托着背上的金。格瑞不知道金为何会突然要求背他,不过从小到大这类要求他听多了,倒也不怎么意外,只当是金突然来了兴致。


“格瑞!格瑞!”背上的金用着他活泼的嗓音,喊着那个熟悉的名字。“嗯?”格瑞轻声回应金,“格瑞格瑞格瑞!” “怎么了?” “格瑞格瑞格瑞格瑞!”金一直喊他的名字,却又不说喊他做什么,格瑞不得以回头看向金。


“做什…!”额头突然一个湿软的碰触,金拉开格瑞的发带亲了他一下。


“嘿嘿!偷袭格瑞成功!”从格瑞背上跳下,金丢下了尚在发呆的格瑞跑掉了。


格瑞内心:金亲我了→他开窍了→结婚→生孩子。




第二吻 鼻梁(玩闹)

第一个吻已经拿到了,正当金还在想着下一个找谁时,安迷修出现在了前方。看到安迷修,金的双眼兴奋的光,大概是决定了第二吻的猎物了吧。


“安哥!”听到后头熟悉的声音喊着自己,安迷修回头看就看到金抬腿跑向他。安迷修正微笑着要向金打招呼,突然不知道金踢到了什么,大字型的扑倒在地。


“王子殿下!您没事吧!”急忙冲到金的身边,安迷修单膝跪地,想扶金起身。金从地上跪坐着起身,看着面前跟自己只差一点高度的安迷修,金灵光一闪。


“安哥我没事啦!这点摔摔碰碰没什么,倒是安哥我有件很重要的事跟你说,你头低一下!”虽然不知道金所说的很重要的事是什么,不过安迷修还是乖乖地低下了自己的头颅。


金大腿猛得发力将自己的身子撑起,快速的在安迷修的鼻梁上吻了一下。


“安哥我们之后再一起去打怪吧!”有重要事情当然是假的,偷吻才是真的。随意的丢下了一个理由,金飞快的溜走了。至于安迷修?他保持着单膝着地的模样没动,连金跑掉了都没发现,金最后说的话当然也没听到了,不过那也不重要。


安迷修内心:王子殿下吻我了骑士道骑士道骑士道骑士对所爱至死不渝骑士对所爱至死不渝骑士对所爱至死不渝骑士对所爱至死不渝……




第三吻 耳朵(诱惑)

金的运气真的很好,没一下子便偷到了两个吻,而现在第三个吻也近在眼前了。


环住雷狮的腰,金仰望着雷狮。雷狮则是搂紧了金,低头看着突然投怀送抱的小家伙。“今天怎么这么主动来抱我?平时我勾着你你可是都要溜掉的。”


“雷狮你有戴耳环欸!我现在才发现。”金当然不会回答雷狮的问题,反而答非所问抛出了这么一个话题,“嗯,所以呢?”雷狮也没有计较金没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顺着他的话接了下来。


“我想看仔细一点,你弯一下腰嘛!”这次不是低头而是弯腰了,毕竟雷狮跟金的身高实在是差太多了。不过突然的投怀送抱、突然的话题、突然的要求,在雷狮眼里无不在表达着『我要搞事!』的讯息,不过我们的海盗头子追求刺激,怎么搞事情怎么来,因此他不介意装一下无知,来看看金到底想做什么。


虽说看耳环并不是金的目标,金却也观察了一下雷狮的耳环。耳环是单边式的,样式简单,银色的耳环上有着骷髅的标志,这大概是雷狮全身上下最有海盗气息的配饰了。


一口子亲上雷狮的耳廓,嘴角擦到了银流色的耳环,明明看上去是冰凉的模样,亲到时却是温暖的,那是雷狮的温度。


亲完金从雷狮的怀里溜了出来,一个矢量疾走就想溜。原本还以为雷狮会拦下他,却意料之外的没有任何的拦截。而雷狮,他看着爱恶作剧的小恶魔溜走,海盗勾起一个胜券在握的微笑。


小兔子你尽管逃吧!等到你被我抓住那刻,你就是属于我的了。


雷狮内心:菳。




第四吻 嘴唇(爱情)

最后一个吻了,结束了金便能回去跟凯莉停止这次的赌局。不过事情果然不会一切都顺利,到刚刚都还很顺利的金,现在遇到了一个于他而言最大的难题——他迷路了。


“这里是哪?”待在森林深处,在金看来四处都是树根本没什么不同,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走。通常在这个时候都会他都会等到格瑞来找他了,才有可能离开,不过今天似乎特别不同。


“渣渣你在这里做什么?”灿金色的头发与眼眸,颇具个人特色的黑色星星贴纸,黑黄相间的长棍,熟悉而欠打的称呼,是嘉德罗斯。


“嘉嘉!”听到那个称呼嘉德罗斯几乎要忍不住挥动自己的大罗神通棍,不过他还是忍住了。


“渣渣!我说了别那么叫我!”这种叠字的称呼只让他觉得自己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而他痛恨别人把他当成小孩子看待。如果是别人叫他这种恶心的称呼早就被他杀了,金是唯一一个这么叫他而没死的家伙。


“略!等你哪天不叫我渣渣我就不叫,嘉、嘉!”幼稚的对嘉德罗斯吐了吐舌头,最后那声嘉嘉还特意放重了语气,这直接戳中了嘉德罗斯的爆点。


“哼,我说什么还轮不到你管,你个渣渣!”伸手掐住了金的颊肉,接着伸手往外拉。“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渣!”趁着金被掐住而无法回嘴,嘉德罗斯像是叫上瘾一样,拼命的叫着金。


这次换金忍无可忍了,大力的拉开嘉德罗斯的双手,金用最直接的方式堵住了嘉德罗斯的嘴,虽然那个与其说是吻,不如说是撞。


金选手对嘉德罗斯选手发动【亲吻】攻击,效果非常拔群,成功使嘉德罗斯选手住嘴了,并造成顺带效果【脸红】,此效果将同时作用于攻击者与被攻击者身上。


看着嘉德罗斯脸红金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连忙放开嘉德罗斯的手。“我、我先走了。”如果说前三个吻皆是刻意而为,那么这个吻真的就是直觉反应了。将自己红透的脸埋进围巾内,嘉德罗斯微微颤抖着,也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高兴。


这样四个吻就都拿到了,刚刚嘉德罗斯的意外一下子便被金抛到脑后,去找凯莉了。预计前方大概会出现大型修罗场,虽然身处最中心的那个男孩还不知道,不过一直在远处偷看的凯莉小姐,可期待接下来的好戏啦!


凯莉:这些敢爱不敢说的男人,还不是要本小姐帮忙推一把。之后再去找他们要点报酬好啦!



———END———

一个简单练练手的段子 相当粗糙 错字还多ଲ

评论(20)

热度(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