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水观月_久教徒💛💚💙

透明写手。

/比起涨粉,更爱评论。

/吃all主角,很杂食基本没洁癖。

/但是坚持不吃主角左,请别安利。

/没有绑定cp的单身狗

/但白起是我老公。

/推荐狂魔,墙头很多,不是好人,慎粉

/文章禁止转载 除非我同意



/台湾人

/画绑是 @陌染

/喜欢的角色一个个都是小天使

/头象是 @虫歯 老师画的

/最后偷偷表白 @佳佳兒

/佳佳真的超级可爱的!你们快去赞美她!

轰焦冻不是因为爱而诞生的孩子。

他的眼前是黑色的,那是血干涸后的颜色。




『好痛苦。』话语想从心口走出咽喉,但又被吞下了。


『好痛苦。』话语被滚烫的沸水灼伤。


『好痛苦。』话语被关进冰制的牢笼。


『好痛苦。』话语被锁进了心的最深处。

那里是黑的,跟他眼前的颜色一样。

『……。』没有话语了,它在心得深处绝望。

没有人会来救它,因为根本没人知道它的存在。



“叩叩。”

『……。』

“碰碰。”

『……。』有谁……

“磅磅磅!”

『……。』有谁来了。

『好……。』

“呲啦呲啦。”

『好痛苦。』

冰的牢笼碎裂,有谁向话语递出了一支手。

“轰君!”

明亮的绿照射进心的深处,带来了其他的色彩。

真实的有点想哭,这真的是我所想的了。

清荷濯涟褪铅华:

真的是很暖了1551,以及自己也要对得起每一篇作品呀。

晴空鸟Ala:

画这篇是给那些为热度发愁的小伙伴们(❤´艸`❤)

以及想安慰某个老师的

热度低并不代表作品本身不好,或是不受人认同

毕竟读者的情感无法完全通过小红心传达

自己喜欢自己的作品才是最重要的~

刚刚正困着想睡觉 就突然冒出了新的脑洞 记一个

世界是无个性的世界 胜出交往当中

轰轰是睡神 掌管一般人类的睡眠

也一次在各个人类的梦之间穿梭时 来到了出久的梦中

被出久梦中纯粹干净的景色所吸引 留在了出久的梦中

轰轰透过出久梦逐渐了解出久 越来越喜欢出久

每次都会忍不住在出久做恶梦时发动自己的能力

就为了让出久能睡个好觉

因为发动了能力的缘故 出久也能在梦中见到轰轰

但出久只以为那是梦 梦中的轰出感情很好

出久在梦中会忘记现实的事 就答应了跟轰轰交往

但是睡神住在自己的意识里 让出久变得比较嗜睡

但是咔酱每次都会把出久挖起来做♂爱♂做的事

让出久每次都只能在快/感与睡意之间来回拉锯

(轰轰跟咔酱今天也变向的争夺出久的注意力(X

这什么令人肝疼的游戏(哭)

刚入坑就碰上轰轰出久咔酱的抽卡活动

还碰上轰轰的活动卡

初级打的过 却不掉5星卡给我(哭

但是我还是要玩(任性

图片表面cp立场(私心打个cp tag

轰轰:看见这个天使了吗?这是我老婆。

出久:????

(他们真是太可爱了呜呜呜呜😭😭)

【轰出】My Angel.

*知名音乐家轰x天使出




修长的手指拨动琴弦,平和的乐曲回旋于演奏者身侧,阳光透过大片的落地窗照进房内宛如金粉洒落,弹奏者闭着双眼,将自己全身投入音乐之中。随着演奏的推进,曲子逐渐攀上高峰,却在即将登顶之际,演奏者停下了手,双手无力的垂放于膝上,男人将视线投向窗外,眼中的疲惫与无力显而易见。


不管他怎么努力,都无法演奏出他想要的感觉,原本应该是能沉淀人心,使人心情放松的曲子,在他听来却是那么的令人烦躁。


『叮铃铃!叮铃铃!』最朴素的手机提醒声响起,发来讯息的人是男人的旧友八百万百,讯息内容简介而直白,说的是自己身上有一张音乐会的门票,但突然的紧急工作让她无法在周末享受这个悠闲的音乐会,并问男人有没有意愿接手这张门票。


想了想,男人打了个『好』字回去。



————

“轰君!”八百万百快步的走向了轰,两人在毕业之后就因为各自的工作而鲜少相见,今天因为门票而难得相聚,八百万却因为等会手术需要主刀,八百万只能匆匆将门票交给轰后离开。


距离下午的还有2、3个小时,轰随意的走在街上来打发这空閑的3小时。虽说是闲逛,却也没什么商店能让轰停足,正当轰思考着是否该找间咖啡厅休息时,一点歌声飘进他的耳中,声音并不大,要是不专心就根本听不到,但却这么吸引了轰的注意,随着歌声的方向走,他找到了那个演奏者。


那个人抱着一把吉他,轻声哼唱着异国的歌曲,少年面上带着浅浅的笑,歌声干净而温柔,轰站在那位少年面前听着歌,恍惚之间,他想起了母亲在他耳旁唱的安眠曲。


轰不知道自己究竟在那站了多久,等到少年都开始收拾起了自己的演奏用具,轰才反应过来天已经黑了。


“那个……您已经在这站了一整天了,没事吧?”碧绿的双眸与轰的异色瞳对视,担心的情绪毫不保留的从双眼中流露而出。为什么呢?明明他们不过是第一次见面,明明他们之间说过的不过一句话,轰因为创作不顺而烦躁的心,就这么被抚慰了。像阳光穿透乌云,带走了风雨,让波涛汹涌的海面回归平静一般。


“我没事。”轰放柔了声,虽然面上依旧平淡,却是要比平日来的温柔了许多。“你…那个……明天还会来吗?”尽管还抓不太到感觉,但是轰有预感,这个看上去平凡且不出众的少年,将会是他能否顺利创作的关键。“我每天都会来。”点了点头,少年的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像清晨春雨过后的朝阳,温暖、干净而不刺眼。



————

夜晚的街,奢华而糜烂,居酒屋的灯一一亮起,带着一身疲惫下班的上班族们,三五好友的相约去喝酒,纾解一天的压力。轰一个人走在这灯红酒绿的街,思绪却是还停在离开前,少年嘴角那一抹浅浅的笑意,直到手机的提醒铃声响起,才将轰的思绪从其中拉回,发来的讯息的依旧是他的旧友──八百万百。


『轰君,今天的表演如何?满意吗?』问他今天的「表演」满不满意?当然满意,今天简直是最近这段时间以来,过的最满意的一天了。『嗯。我很满意。』大概是评价高的超乎想象,传讯另一头的八百万露出了讶异的表情。『是这样吗?轰君满意就好。』简短的对话就在八百万传完这句话后结束。


在这之后的每天,轰都会准时的去到少年表演的地方听对方演奏,并坚持要到人家都收完乐器后才离开,这么一来二去,少年与轰之间也逐渐开始熟悉,他们开始会在少年开始表演前闲聊,轰也终于知道那个少年的名字──绿谷出久。


“早安,轰君。今天也很早呢!”轰双手抱胸,靠在绿谷平日演奏的地方的边上,听到绿谷的声音,才结束闭目养神的动作。“绿谷。”看着绿谷放下他身后的吉他,轰走上前去,“绿谷,我有一首歌想让你听听看,可以吗?”此时绿谷正蹲着去解开放吉他的包,听轰这么说,绿谷抬起头仰望比他高了许多的轰。“可以喔。需要借你吉他吗?” “不用。”


每次听绿谷演奏,轰都会对该怎么谱出曲子的后续有些新的想法,但是最近,就在他只差一个章节就能将曲子完成的现在,他却怎么样都写不下那结束的音符。在思索了整个晚上,轰还是决定将自己尚未完成的曲子给绿谷听听看,就像最初那样,他的直觉这次依旧告诉他,绿谷出久这个少年,或许会给他一些关键性的建言。


将耳机的一边递给绿谷,轰则戴上了另一边,从耳机那传来的曲子,是轰录了十多次后,最满意的版本。最初的音符很轻,一点一点的。但渐渐的,曲调开始变快变的活泼。曲子变得越来越快、越来越重,就在那么一个高峰,它缓慢了下来……。


曲子到这便嘎然而止,摘下耳机,绿谷回味着刚才所听的一切,“很好听,但为什么到最后便停下了呢?”因为刚才耳机的关系,此时两个人坐的贴近,绿谷碧色的眸子直直望着轰,想从轰那得到问题的答案,“这首曲子…我还没完成。”犹豫了一下,轰还是老实的说出这是自己的未完成作,“不管怎么想,我就是想不出接下去的旋律,所以我才带着他来找你,绿谷。”听出了轰所想表达的意思,绿谷拿起了吉他,开始了他今天的演奏。


『少年的时候谁没傻过?谁没闯过?』

绿谷的歌声依旧干净温柔,但这次不是唱平时所哼的异国歌曲。

『青涩的年纪像果酒,味道淡而香甜。』

『成年的时候什么哭过?谁没想家过?』

『社会的挫折像烈酒入喉,辣的爽快。』

『现在孩子大了,我也老了,酒也在时间的沉淀中变得不辣。』

『它开始回甘,如我将相簿翻开。』


轰从绿谷的歌声之中,听出了少年的青涩、中年的活跃、与老年的沉淀,明明声调他都没怎么改变,感情却能从其中漫溢而出。突然,轰大概知道自己最后一段该怎么谱了。


脑中的曲调逐渐变得清晰,见轰陷入了沉思,绿谷开口打断了轰的思考。“轰君,我下次表演大概是下个礼拜,那次大概…就是我的最后一次表演了,你愿意来吗?”刚刚因为曲子有了新进度的感到欣喜的心,一瞬间冷了下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绿谷苦笑了一下,“家乡发生了一些事,所以不得不回去一趟了。这之后应该很长时间都不会回来这个城市……。”


轰咬了咬下唇,“下次的表演我一定会准时到,但同时我也希望绿谷你能答应我一个邀请。”顿了一下,轰接着说 “我希望等你表演完,也可以来我的音乐房听我演奏。”


刷了下吉他,绿谷微笑着点头答应。


一周的时间过的飞快,轰果然如期而至,在绿谷表演前就在那等着绿谷的到来。而绿谷也如约定那样,随着轰来到了他的音乐工作室。


“请进,不用脱鞋也没关系。”轰的音乐工作室摆放了许多的乐器、录音设备与调音设备,东西虽然多却不杂乱,一切都很整齐有序。一进门轰便向他的竖琴直径走去,拉了张椅子给绿谷,轰很快便开始了自己的弹奏。


前面都与上次相仿,但上次嘎然而止的地方,这次却接了下去,音符重却不会难以负担,像酒过三巡后的那杯醒酒茶,味道浓厚,将饮酒人的思绪拉回现实,同时也让饮酒人高昂的情绪稳定下来。稳定过后再去回味之前的高昂,才觉得那特别的美好。


一曲毕,一颗汗珠从轰的额上滑至下巴,轰却无暇顾及那颗汗珠。“绿谷,如何?”此时的绿谷是站着的,他的一只手搭在轰的手上,并温柔的看着轰,“轰君果然很厉害呢。”绿谷的身躯开始散发淡淡的光芒,也渐渐变得透明,“但是最后的那个小节,还是删掉会令人更回味无穷喔!”


在轰的额上留下一吻,最后的光芒散尽,绿谷消失在了轰的面前。



————

新天历108年


自回到天界也已经54年,大音乐天使绿谷出久,依旧时不时还会回忆起自己在人间游历的那段回忆。“不知道轰君现在过的如何呢?”握紧了自己手中的长笛,绿谷吹起了轰最后给自己演奏的乐曲。但今天吹到一半,就被迫打断了。


“绿谷大人,今天难得有新生的音乐天使上来天界了。”说话的是他的心腹,并且带来一个喜讯。音乐天使在天界中的战斗力仅次于战斗天使,却很稀少。


“带他过来见我,我们也已经好久没有迎来新的同族了。”绿谷低头把玩手中的笛子,却在新生音乐天使叫出他的名字时猛的抬头。


“绿谷。”那是他怀念了54年的声音。


是轰。




———END———

出久中间唱的歌的歌词纯属我瞎掰,不要相信。
只差4分钟就要过1009了,真是好险!(但还是没赶上

依旧祝大家轰出日快乐喔!!!

火尧:

是我了,谢谢加仨感叹号!

🔞胜出adult杂志主编-大鹿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日不日lof我倒是不在意 你们日但是别告诉我就行www  其他的就真的是我了尤其那个回复的哈哈哈哈哈哈 我真的超话废!

夏小伊:

笑死我了!!太真实了靠哈哈哈哈哈哈

熬煮黑洛酱:

一点粮圈观察,不一定对


哦对了,@维鲁斯特 ←这是我的微博,欢迎各位来找我唠嗑!

【嘉金】暴雨

*真人真事改编




正午,阳光火辣辣的散发着自己的热量,将地面烤的出现热浪,这样炎热的天气,叫金离开舒适的冷气房出门买东西,金是千百个不愿意的。但事与愿违,现在的情况便是金手上提着两大袋的东西,走在炙热的柏油路上,金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在铁板上的鸡蛋锅子里的虾,在多待一会自己便会完全熟透。


“啊啊啊!热死啦!!”金双手高举着大吼,仿佛这样便能将热度散去似的,“要是下雨就好了,下雨就不会这么热了。”嘟囔几声,金还是认命的继续迈开步伐往家的方向走去,突然一阵凉风拂过金的脸颊,带走了他身上的一点热气,舒适的感觉让金忍不住停下脚步去感受,但接下来的事可就让金笑不出来了。


“滴答”像是听见了金的要求,乌云遮住了阳光,接着一颗豆大的雨滴打在了金仰起的脸上,顺着颊滑至下巴。“下雨了?等等!太大了!”大雨倾盆而下,没有几秒钟金的发丝就全湿了。


这还真是遭糟糕到不行的状态,双手的袋子里面有一些饮品跟沐浴乳因此很重,回家的这条路有没有能避雨的商店或是遮雨处,手机在刚刚买完东西后就因为没电而自动关机了,身上也没有雨伞,现在能够做的,大概就是冲刺回家了吧。


“哇,遭透了!”金快速的奔跑,还要一边顾着袋子内的东西不能掉出来,等跑到家门口时,金的全身都湿透了,白色的衬衫贴着金纤瘦却结实的身躯,浏海因为碍事在半路就被他撩到后面去了,滴着水,金狼狈的打开家门。


出门前空无一人的家,此时灯火通明,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少年,耀眼的金发狂放的向上树立着,少年瘫着一张脸,看着电视。开门的声音引起了少年的注意,看见一身湿的金,少年立刻站起了身。


“渣渣你怎么搞的!怎么出个门就一身湿了!”抢过金手上的东西放在地上,少年拖着金就往浴室走去,“嘉德罗斯等等!我袋子裏有急着需要放冰箱的东西啊!”不顾金的喊叫,嘉德罗斯直接把金塞进了浴室。深知嘉德罗斯不会给自己去放东西的机会,金也只好无奈的开始洗澡,并希望嘉德罗斯会帮他把东西放起来。而嘉德罗斯也确实没有辜负他的期待。


不过洗完澡的金又面临了一个新的困境,因为是直接被嘉德罗斯塞进浴室的,因此他连内裤都没有带进浴室,没办法金只好在下身围了条浴巾,便从浴室内走了出来。


从温暖的浴室一走出来,外头的冷气让金打了个寒颤,刚洗好的头发还滴着水。“渣渣你怎么不擦干再出来?”嘉德罗斯皱着眉看着金。


接刚刚将金塞进浴室之后,嘉德罗斯又扯着金坐下,开始帮金擦起了头发,嘉德罗斯动作很大,看上去很粗鲁的样子,其实下手很温柔,让金有一点昏昏欲睡。当然温柔了,不管嘉德罗斯提醒多少次,金每次都是湿着头发出来的,对于帮金擦头发这件事情,嘉德罗斯熟练的不行。


“渣渣,套了上衣再睡。”迷蒙的接过嘉德罗斯递来的衣服,金动作缓慢的穿了上去,穿衣服让金清醒了一点,“嘉德罗斯,我们还没吃午饭。”在金换衣服的同时,嘉德罗斯已经在床的另一次坐下来了。


“睡醒了再吃。”扯着金躺下,窗外是稀喱哗啦的雨声,鼻尖是金刚洗好的,洗发乳的味道,嘉德罗斯抱着金,享受了一个舒适而美好的中午。



小剧场:

嘉德罗斯:渣渣你是不是忘了你的侧背包裏有备用的雨衣?

金:…………




———END———


非常老梗的小甜饼,但我很喜欢这样平淡却美好的日子。

原本是打算七夕发的,但是拖到现在(你!

因为下大雨而淋了个湿透的人是我,但是我回家喜欢澡后并不会有人替我擦头发,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尤其是当年已经淋了一身湿的走到家门口才想起来自己身上其实有雨衣的时候(哭

all金社团

想认识太太 有意愿创作 为all金贡献一分力的

欢迎进入本群!!

社长 @胥颖sky

副社长  @原上瑾是帕洛斯夫人。

中长篇部部长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短篇部部长 @肉松饼

语c部部长 @阿夢大魔王

绘画部部长  @滑稽球

整理部部长  @望水观月

声乐部部长 @是夜喵啊

刚刚看了鬼切绘卷之后疯狂想看酒茨←鬼切

天啊怎么会这么好嗑?!!!!

然后酒茨的部分好虐喔呜呜呜呜呜呜

明明之前吞吞这么温柔的 怎么复活后就变了啊呜呜!

心疼茨宝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明明酒吞答应了他摇响铃噹就会与他一战

现在茨宝将铃铛繫在脚踝上 应该没走一步就会响一次

酒吞却再也不会对铃声有任何反应了呜呜呜呜

要是茨宝在酒吞死前就答应他成为挚友

并待在酒吞身边 现在会不会是温柔酒x高冷茨呢?

想想好带感啊!

但是绘卷里茨宝用自己的妖力复活酒吞 鬼手复活鬼切

茨宝是要转行当复活型式神了吗??

绘卷里有茨宝女装 不知道会不会出女装的皮肤呢?

出了我就回坑。